餐饮业不能对解决危机失去信心

最近几天,餐饮业的外卖佣金问题引起了很大争议。4月10日,广东省食品饮料行业协会与广东省各地食品饮料行业协会联合向美国外卖公司提交了一份联合谈判函,呼吁美国外卖公司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项目,并在疫情流行期间直接将广东省所有食品饮料商家的外卖佣金降低或免除5%以上。对此,4月13日,美国外卖团队首次做出回应,暗示将在美国境内举办一个商业论坛,与企业进行更深入的沟通,配合讨论,并实施更有效的计划来振兴餐饮业。

值得关注的是,“垄断”再次被拉出这场争论,成为一个亮点。继年底两家知名电子商务平台的反垄断案件之后,垄断已经成为电子商务行业中一个非常敏感的词。一方面,电子商务企业的进步可以使其做大做强,提高其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我害怕垄断。我担心我会被他们摆布。似乎垄断已经成为悬在电子商务公司头上的一把白刃剑。

餐饮业化解危机不能乱了方寸

事实上,无论是电子商务法还是反垄断法,其基本目的都是为了鼓励竞争和维护市场秩序,所以垄断是有严格标准的。《反垄断法》在明确“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清理和限制竞争”的同时,还规定“经营者可以通过公平竞争和自愿结合,依法实施集中,扩大经营规模,提高市场竞争力”,以鼓励企业之间的合法合作。

从立法角度来看,反垄断法和电子商务法为市场竞争留下了充分的空间。要判断某项业务是非法的还是垄断的,必须综合考虑具体情况。垄断不能仅仅根据某个合作项目来随意确定。例如,《反垄断法》第17条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只有在没有法律理由限制商业对手与其开展业务或只与指定的经营者开展业务的情况下,才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司法机关对垄断认定设置了严格的先决条件,这表明当局在市场竞争中是谨慎和适度的。此外,企业滥用“垄断”来相互贴标签或相互殴打是不合适的。

为什么一向合作良好的餐饮企业和外卖企业之间突然出现裂痕,甚至将矛盾公之于众?事实上,原因也很明显。毫不夸张地说,餐饮业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对于许多餐饮企业来说,在这场流行病带来的漫长冬天里,与其说他们在寻找出路,不如说他们在寻找出路。不久前,西贝和海底捞两家餐饮企业率先提价。几个红薯和土豆的价格超过10元。消费者没有购买它们。他们直接暗示,“我不能吃它们。”

无奈之下,海底捞公开为涨价道歉。尽管对湘菜的英文介绍表示歉意,但该企业面临的生存问题暂时仍未解决,因此餐饮企业已将注意力转向合作伙伴外卖企业,取得了可以让利和避免佣金的进展。显然,这个要求没有被平台方很好地接受,因此引起了争议。尽管企业之间的纠纷似乎与消费者无关,但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当神争人和老百姓遭殃时,纠纷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

上一篇:旧茶馆的空间升级了,设计灵感来自“虫洞”的
下一篇:湖南美食之湖南大学第五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