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要求美国集团拿出:佣金去了哪里?

整个行业都在等待春天。

食品和饮料行业受到了沉重打击,离线餐饮也受到了阻碍。外卖几乎已经成为食品和饮料行业的唯一出路。在巨大的压力下,商人与台湾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

4月10日,广东省食品饮料协会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建议美国代表团在整个疫情期间直接减免广东省食品饮料商户5%或以上的外卖佣金。

三天后,该美国集团回应称,2019年,该美国集团逾80%的外卖商户佣金将为10%-20%,而80%的佣金收入将用于支付乘客的工资。第四个订单中每个外卖订单的平均利润不到20美分,占收入的2%。

自今年以来,美国代表团一再被问及关于高级专员公署的问题。

今天存在的一个典型声音是谴责美国军团吸血,“太贪婪了”!

美团真的“贪婪”吗?

问题1:委员会去了哪里?事实上,近年来,每当这家美国集团的盈利能力增强时,人们就会提出质疑,指责这家美国集团从收取高额佣金的吸血商人那里赚取利润。利润不会持久。

然而,判断问题不能仅仅依靠主观假设。互联网行业擅长数据查询。我们将从几个数据环节来看实际情况:

财务报告中可以看出,美国集团的最大收入确实是佣金:2019年,美国集团外卖的佣金收入将达到496亿元,看起来美国集团外卖的佣金确实翻了一番!

这里有一个来自外部世界的扭曲,也就是说,只要平台收取的佣金被允许由平台赚取。

但是,外卖佣金由三个部门组成:平台使用费、工艺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最终,还是留给了平台,也就是前两项,工艺服务费和平台使用费。

从2015年到2018年,美国代表团每年支付给乘客的费用分别为2.8亿英镑、51.4亿英镑、183.2亿英镑和305.2亿英镑。到2019年,美国食品和饮料运送乘客的成本将达到410.4亿英镑——亿英镑,这意味着美国公司每天需要向乘客支付1.1亿英镑。

那么美国有多少车手?

将近400万!

根据美国代表团发布的《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扶贫告诉》《20湘菜总览》,19年间,美国代表团平台上雇佣了398.7万名外卖乘客,其中25.7万人是瑞卡的贫困学生。在这些骑自行车的人中,有253,000人摆脱了贫困,贫困率为98.4%。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外卖食品的返回会受到天气的影响。在雨雪等极端天气条件下,美国代表团将需要使用大量补贴来鼓励乘客接受订单,以完成交付任务。

在流行病时代,美国外卖递送平台雇佣了另外45万名乘客。固定成本没有削减。一系列将小舸出售给外界的行为,无形中增加了成本。

上一篇:湖南美食之57°度湘(芙蓉店)
下一篇:湖南美食之火宫殿(长沙机场店)